红酒雪梨

愿你此生善待,有人爱也有人爱。

浅夏时光有你陪伴(8)

     小孖过了好久也没回,估计也有心事吧。又过了五分钟。
  小孖:月姐姐,我爷爷今天中午的时候刚得到消息,爷爷病加重了,住进医院了,但我们巡演中不让请假,妈妈也说先让我好好演出,但我一直很担心爷爷的身体……
  (林孖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怪不得跳舞时感觉心里有事呢。)
  我安慰了小孖几句,耐心的听他倾诉他在公司训练的这几年和剩下六个哥哥一起走过来的风风雨雨,但也因为在公司训练了四年,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家人们都很体谅小孖,也支持他自己的梦想。
  小孖:姐姐,小锴和我要睡觉了,姐姐也早点休息。
  梦月:知道了,小孖。早点睡,后天的演出才打的起精神。
  聊完天,大概到了8.30左右。根据刚才跟冠毅和林孖的聊天,梦月觉得自己以后可以做个心理学家,对这方面还是比较有天赋的。
  刚放下手机,手机的微信铃声又响了。梦月打开手机,发现是俊一发给自己的。
  浩浩:睡了吗?
  梦月:还没呢,发生什么事吗?
  浩浩:没事,就是想知道你现在在哪。
  梦月:我在我哥哥家呢,这几天不想麻烦经纪人哥哥。
  浩浩:嗯…月儿,听殿甲哥哥说,快的话过七八天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记得早点休息。
  浩浩果然是很细心的小孩,做的很多事都会考虑到他人的感受。
  第三天——(直接跳到后天,明天不写了)
  早上起来,哥哥已经去忙了。她收拾收拾行头,背着昨天整理好的背包,打一辆车去了飞机场。
  从北京飞南京,时间还是比较漫长的,本来哥哥是想来送我的,但因为公司还有会议所以拒接了。
  来到南京,才到11点钟,表演是1点开始,她顺道去超市买点东西吃。‘要不看完演唱会后,就从这里给七宝买点东西回去。’梦月想。
  “咚,咚咚”
  什么声音?梦月转头。
  “洽洽,你再往购物车放东西,我们就不带你了,东西你自己付钱。”
  这个声音她在熟悉不过了,正在管理弟弟们的哥哥。梦月条件反射的跑到架子后面,心怦怦直跳。
  “俊一哥哥,就再拿一包嘛。”
  应该是七宝,没错了。现在她大脑一片空白,如果被七宝看到她在这里,怎么解释呢?
  “这好像有声音,殿甲哥哥。”
  梦月屏息,不敢出一点声。
  “小锴,工作人姐姐叫我们快点回去了,快走了!”
  声音离这越来越远,确定他们离开了,梦月才站起来。“哎,好险,差点就被小锴发现了。”
  梦月走出超市,提前去演出的地方等着。

评论(1)

热度(5)